正在看:脑残粉穿成了大反派

反派8宣芯美人侍寝

    筵席散了,胤玺被小太监搀扶着往承乾宫走。

    一众妃嫔包括容卿,都得跪送他离开。胤玺不得不在大家的注视中,僵着一条腿往前挪。

    他想着下回如果再遇上这样的事,一定要给容卿搬一把椅子,不能再遭这样的罪了。

    他怎么这么重呀,腿都快被他坐断了。

    回到承乾宫,胤玺刚坐下,高公公就上来问了:“殿下,芯美人的住处该如何安排?”

    胤玺疑惑:“他的住处还没有安排好?”

    高公公:“管事的于公公说,芯美人位份低,够不上一宫之主的位置。但是殿下青睐芯美人,往后殿下去他那里的时日必定不会少,芯美人的住处必定不能太过寒酸。所以这事,还要劳烦殿下亲自定夺。”

    高公公躬身举着一张宫殿的备选名单,胤玺伸手接过来一看,上面写了一长串的宫殿名。看得他暗暗吃惊,这太子府到底是有多大,居然能容纳这么多宫殿。

    “上林苑、泠雪居、沉香榭……合欢殿?就合欢殿吧,这名字听着……喜庆。”胤玺一本正经的定下了容卿的住处,高公公忍着笑意下去传命了。

    隔了一会,高公公又回来。

    还没等他开口,胤玺就疲倦的说:“你还有什么事呀?我要休息了,都累了一天了。”

    高公公:“老奴是来请示殿下,今晚殿下想宣哪位嫔妃侍寝?”

    侍寝?这两个字一传进胤玺的耳里,胤玺整个人都精神了。腰也不酸了,腿也不疼了,眼睛也有光了。

    他可是大反派胤玺!宠妾美姬无数,不是以前那冷了靠抖、硬了靠手的单身狗了。

    “宣、宣芯美人侍寝,”胤玺哪能错过这样的好机会,上次就是一个错误,是他提前没有准备,才被容卿钻了空子。他堂堂太子,一定要立夫威,要让容卿知道谁是夫谁是妾。

    高公公领命下去了,胤玺如坐针毡的在寝殿里等着,不时的还会趴在窗户上往外偷看两眼。

    等容卿的身影出现在路口时,他立刻回身在床边坐好,做出了一副高高在上、放荡不羁的纨绔模样。

    高公公领着容卿到了寝殿门口,请示道:“殿下,芯美人到了。”

    胤玺突然变得不淡定了,紧张的手脚都没处放了,明明刚刚才见过,他这是怎么了?怎么好像第一次邀请男朋友到自己家里来一样?

    不行,他不能露怯,不能让容卿压自己一头,在恋爱关系里,谁先认真谁就输了,哎呀,什么呀,他这都是想的什么?

    胤玺尽顾着胡思乱想了,竟把容卿晾在了门外。

    这种把妃嫔传来,却晾在门外的做法,一般是对待犯错的妃嫔的。就这么一会,底下的宫女太监们,就各自回去给自己的小主回话了。

    说芯美人被太子殿下晾在了门外,着实让一众嫉妒容卿刚一来就受宠的妃嫔们出了一口恶气。

    高公公也猜不透胤玺的心思,只得跟容卿一起静静的候在门外。他抬眼看了看芯美人的神情,不亏是让天下人赞誉有加的南溟皇,果真器宇不凡,姿容绝艳。

    如果南溟不是弹丸小国,国力跟戎狄一样强盛,戎狄怎么可能如此轻易的就能侵占整个南溟国。

    而这个南溟皇为了保全自己的国民,主动受降。被戎狄皇族肆意欺凌,却无半分惧意。明明是阶下囚,看着却像顶天立地的英豪。

    不怒自威,形容的就是这样的人吧。

    奴颜婢膝惯了的高公公,竟无缘无故对容卿生出了敬意。破天荒的替他向胤玺进言道:“殿下,芯美人已经等候多时了。”

    “让他进来吧,”胤玺终于发话了。

    “芯美人,请吧,”高公公躬身退到一边,把路给容卿让了出来。

    容卿进门后,高公公在后面将殿门关上了。把他和胤玺关在了一个屋子,还屏退了左右,让他们不要打扰殿下的兴致。

    容卿携带着凌人的英气,阔步走到了胤玺的卧榻前站定不动了。

    胤玺的小心脏被他的气势震慑的抖了几抖,不行!自己不能怂,怎么搞的像是他来睡自己的一样。

    是自己睡他就得有睡他的气势,胤玺扬了扬脖子,拿腔拿调的问:“芯美人不是已经学过太子府的规矩了吗?见到本宫为何不跪?”

    僵持片刻,容卿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竟真的跪了下去。

    胤玺猜想,他应该是想到了现在还被关押在戎狄劳教所里的那三千南溟兵将。那三千南溟兵将,被戎狄的军官欺压,每个人身上都带着镣铐,每天挨饿受冻,还得被赶着做最辛苦的苦力活。

    南溟皇不惜以身为奴,混进戎狄,就是想找到机会解救他们。

    为了那些人,他真是什么屈辱都能承受。

    胤玺想着想着心就软了,一下从床上跳下来,急急忙忙的上前扶起容卿:“你还是赶紧起来吧,一会腿又该疼了。”

    “你说什么?”容卿以为自己听错了,诧异的问。

    胤玺差点忘了自己是反派这件事,
设置
关闭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大小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