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脑残粉穿成了大反派

反派2马上就能见到南溟皇了

    因为现在是和谐社会,作者只能从侧面描写洞房里的情景。

    当时安逸看这段情节的时候,恨不得能穿进书里弄死胤玺这个傻叉。

    现在好了,他自己成傻叉了。

    其实系统说的没错,安逸对胤玺算是了解到骨子里去了。话说最了解你的人就是你的仇人,胤玺欠扁的样子已经刻进安逸的脑海里了,他说话时不可一世的神态,傲慢的语气,甚至是一些口头禅和小动作,安逸全都能精准的表现出来。

    不就是不能ooc吗?他绝对不会让胤玺ooc的。

    安逸知道,此时容卿应该在嫁过来的路上了。他虽然很想飞奔上街去看他,但是他必须忍住了,为了不ooc,他只能在太子府里等。

    容卿此时确实正在来的路上,没有一人随行。只有他自己被人强行拉去穿戴一番后,就将他赶到了大街上。

    别人出嫁有十里红妆,鼓乐齐鸣。

    他身后只有一队明火执仗的骑兵,不时的像赶牛一样,挥着鞭子打他。

    即使狼狈至极,身着凤冠霞帔、血红嫁衣的容卿。仍旧凭借着他艳冠九州,惊为天人的长相惊艳了所有人。

    他脚上拴着铁链,双手连同上身一起被绳索紧紧的缠缚着。没有软轿马匹护送,步履蹒跚的走着出嫁,相当于游街示众。

    所经之处,围满了看热闹的百姓。街边的酒肆茶楼也坐满了达官贵人,所有人挤破了脑袋,也想一睹他的尊荣。

    他的脚受伤了,血染红了鞋袜,并在路上留下了一串血红的脚印。此等折辱之下,曾经万人之上的南溟皇,却连眉头都没皱一下,仿若这一切苦难都不值一提,更不值得让他为此动容。

    因为他是以位份很低的美人入府的,不能走正门,只能从偏门进。

    当太监总管高禄高公公在门外对安逸禀报:“太子殿下,容美人到了。”

    安逸激动的一颗心差点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他马上就要见到南溟皇容卿了?!

    他这时候该怎么办?不对,是胤玺这时候会怎么办?

    安逸略一思忖,就换上了慵懒的语气,对着门外说:“吩咐下去,直接把人带到本宫的寝殿来。”

    安逸激动的手脚没处放,在房间里转圈圈。侍女兰香、梅香领着一众丫鬟、婆子,进来伺候安逸梳洗了一番,给他换上了喜服。

    一切都收拾好后,安逸就坐在床上等,他自己都没意识到,他这样翘首以盼的样子就像恨嫁的新娘。

    当他满怀期待的等了两分钟后,系统的警报声响了起来,震的安逸脑仁疼。

    系统:“宿主已偏离主线剧情,请立刻修正!请立刻修正!”

    安逸的脑袋里就像安装了一个大喇叭一样,被这么一吵,魂都快升天了。

    “好好好,我这就修正,别再吵了。”安逸揉着太阳穴,打开剧情梗概看了起来。原来这会胤玺应该去前厅跟其他几个王爷和大都的纨绔子弟们喝酒取乐,而不是跟个新娘子一样,等在这里。

    安逸抬脚就往前厅走去,一边走,他的脑海里一边不停的传来各种人物介绍和场景介绍。

    书中所有的人和物都飞快的在安逸的脑海里具象化,立体丰满起来。

    侍卫首领凌风,在安逸踏出房门的那一刻,就跟在了他的身后,时刻保护他的安全。

    还有其他的随从,不用安逸吩咐,也都跟了上来。

    这大佬出街的派头,安逸还是第一次经历,还挺享受的。

    等他带着一众人马,浩浩荡荡的出现在前厅时。宾客们已经等候多时了。

    那些人一看胤玺出现了,立马端着酒杯一拥而上,抢着恭喜胤玺‘洞房花烛、喜得美人。’

    安逸从善如流的应付着大家,心里却在吐槽,胤玺平均每个月都要纳一两次妾,喜酒从年头喝到年尾,这些人都快成太子府的常驻嘉宾了,还有什么好恭喜的。

    大家为了讨好胤玺,一个接一个的轮番上前给胤玺敬酒。安逸想着自己可不能喝醉,一会还要见容卿呢,坚决不能在容卿面前失态。

    为了躲酒,他故意挤眉弄眼,猥琐至极的对下首的来宾们含糊的说道:“本宫今晚可不能醉,诸位尽情畅饮就是,把本宫的那份也替本宫喝了。”

    “好!今日殿下抱得美人归,如此大喜之际,我先替殿下满饮此杯!”胤玺的话音刚落,就有人附和他的话。

    其他人也纷纷起身,要替胤玺喝酒,生怕马屁拍晚了。

    这种争先恐后被人拍马屁的感觉实在太……舒服了,难怪大人物都喜欢马屁精,被人重视、拥护的感觉确实很不错。

    好吧,太子这个职位还挺不错的,从此刻起他就是胤玺了。

    胤玺特意留意了一下,书中的另一个重要配角——永安王胤時。这个胤時心机深沉,表面上跟胤玺穿一条裤子,背地里却打着自己的小算盘。因为书还在连载中,安逸也不知道他具体谋划的阴谋是什么,左不过跟皇权有关,皇家无情,这个安逸还是有心理
设置
关闭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大小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