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失忆后校草说喜欢我

5无聊的把戏 第(1/2)分页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他有时候特别想不通,为什么会有人这么执着,飞蛾扑火

好像一条狗啊。

季言起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我是说,东西放下,你人可以滚了。”

“你要不就尝一口试试?”洛子寒道:“当然,要是不喜欢的话我帮你解决掉也是可以的!”

季言起:“……”

季言起把练习册打开,省得自己换座位。

没他烦着自己,正好落得清静。

季言起这下更不舒服了,他尽力压低自己的声线,营造出一种满不在乎的语气:“叶凡给你也送了一份?”

之后大概有一个星期,季言起都没怎么见到叶凡。

可是这两天不管季言起再怎么往那边看,那道熟悉的身影就是没出现。

季言起揉揉眉心,冲他摆了摆手。

一股淡淡的肥皂的香味,混着一点白桃味道的酒精。

虽然好像哪里不对但他还是不吐不快:“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我要没试过敢跟你吹好吃吗!”

“我刚好出去碰到他,他就让我给你捎过来了啊,”洛子寒隐约觉得自己身上凉飕飕的:“人家亲手做的,味道还挺好的!你赶紧趁热,不是趁新鲜着吃吧!”

“但是他好像有点难过的样子,跟我说‘那送你吧’,我这不今天起迟了,正好没吃饭嘛!”

“啪!”

他的位置靠窗,平时叶凡就会故意从窗边经过,冲着自己憨憨地笑,如果自己看他一眼,还会脸红着跑开。

“言哥言哥!”

却被叫住了:“你干嘛?”

还说不要人东西,你就嘴硬吧你!

然后缓慢地,将头埋了进去。

啧,这么拙劣的引起注意的方法,也只有叶凡能想得出来。

呜呜呜我的小蛋糕!

有时候叶凡也觉得自己真的挺贱的,季言起如果看得上自己,早就看上了,又何必自己苦苦追了五年都没有结果。

季言起已经离开了,叶凡无助地靠在墙上,攥紧了手里的衣服。

下课的时候,他不自觉地朝着窗外看了一眼。

洛子寒:“啊这......”

洛子寒咽了咽口水:“那不然呢?”

季言起却完全不接他的话:“你怎么知道味道挺好的?”

他们什么时候这么熟了?

季言起手里的笔掉到了桌上。

“哦?”季言起拿起桌上的笔,放在手指间转了两圈。

控制不住对季言起心动,控制不住......想要离他近一点,再近一点。

洛子寒会了意,立马拎着袋子就撤。

“不是啊,”洛子寒说:“都是给你的,本来我寻思着你也不要就帮你拒绝了他。”

“是吗?”季言起稍稍抬了抬眼睛,看着洛子寒:“他自己怎么不来?”

洛子寒:“……哦。”

他了解叶凡,为了追自己无所不用其极,这种,估计也是学来的吧。

算了,不来正好。

季言起看着那几个形状漂亮的蛋糕,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一般你这样的手势不都是叫我滚吗?”

“你尝过?”

洛子寒一屁股坐过来他旁边,把手里的一个蛋糕递到他手里,十分猥琐地眨眨眼睛:“呐,叶凡托我捎给你的。”

这里人迹罕至,他再也不用压抑自己,埋在臂弯里低低地哭泣。

“哎,言哥你别用这种眼神盯着我啊,虽然我帮了你大忙,但是我们是好兄弟,你这样子我心里过意不去。”

叶凡再次起身时,已经红了眼圈。

叶凡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街上有几个人露出了奇怪的目光,他不敢回应,扭头跑到小巷里,蜷缩在角落。

他不想被别人看到自己哭了,冰凉的手背奋力地擦着自己的眼睛,可是眼泪还是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一颗一颗地落下来。

但他就是控制不住。

自己的味道,就那么让人讨厌吗?

洛子寒:“???”

季言起闻言皱了皱眉,叶凡托洛子寒给自己捎东西?

设置
关闭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大小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