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失忆后校草说喜欢我

9我不可能喜欢你

    有了昨天晚上的交集,叶凡第二天晚自习坐到季言起身边的时候,不自觉朝他的方向靠了靠。

    但是季言起却像是躲避什么脏东西一样,把他往旁边一推:“你干什么?”

    “我......”

    叶凡眼神无辜地看着他,从口袋里掏出两颗糖果往季言起桌子上推了推:“这是我爸妈出差带回来的特产,呐,特地给你的。”

    叶凡本身其实长得很好看,尤其是那一双眼睛,小鹿一样,这样近距离盯着季言起的时候,让他有些难以招架这热烈的目光。

    季言起心里烦躁,淡淡瞥了一眼:“我不喜欢吃糖。”

    “我没有别的意思,”到底旁边还有个张小芸,叶凡不想在她面前丢脸,低声道:“就是谢谢你昨天帮我。”

    昨天?

    他还敢提昨天?

    季言起之所以今天看叶凡这么不顺眼,很大一部分就是因为昨天晚上他回去之后,居然做了春.梦。

    但是这种难以启齿的梦境对象,居然会是叶凡。

    白皙的皮肤,凸出的锁骨,还有含着泪的眼睛。

    我一定是疯了。

    季言起不愿意接受这样恶心的梦,叶凡还偏偏要在他面前喋喋不休,因此丝毫不留情面道:“我昨天不过是举手之劳,你至于这么当回事?”

    叶凡和张小芸同时睁大了眼睛。

    然后就听季言起十分嘲讽地道:“叶凡,脑补是病,得治。”

    “还有......”他一把抓起那两颗糖扔到了地下:“这东西我从小就见多了,别像个土狗似的来跟我献宝,很烦。”

    浅粉色包装的糖果在地上咕噜噜地滚了几圈,沾上了些灰尘。

    如同叶凡的心,也跟着被摔入谷底蒙上尘。

    土狗......

    是啊,他们家虽然还算富裕,但是比起季言起还是差的远,自己得到了一样东西迫不及待地想要送给他,但是却是人家早就司空见惯的。

    叶凡昨天才明朗起来的心情瞬间失落到了极点。

    大概他的残忍才是常态,只给一丁点的温柔,自己却甘之如饴。

    “对不起,”叶凡声音苦涩,紧紧抓住自己的衣角:“我知道了。”

    季言起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点不舒服,但是他并没有当回事,反正叶凡这个人没心没肺,今天这样明天又会给自己送别的东西,就像是一条粘人的癞皮狗,甩都甩不掉。

    可是他却没想到,叶凡之后便没再来了。

    听张老师说,是他觉得压力太大,自己退出比赛。

    “所以咱们同学们平时一定要好好注意调节好学习和娱乐,最先保持好心态......”

    张老师在上面喋喋不休讲着注意事项,季言起看着旁边空荡荡的桌子,莫非自己,真的过分了?

    不,这样不是更好,没了那个粘人的狗皮膏药,自己还落得清净。

    这一清净,就是整整一星期,直到他都比赛完了,也没有听到叶凡一点消息。

    莫非还真转性了?

    “言哥,今天你生日,怎么感觉闷闷不乐的?”

    洛子寒拿着酒杯凑过来他身边,眨眨眼睛:“你是不是,在想谁啊?”

    今天是季言起的生日,他们组织包了一间房为他过。

    但是季言起却看着不像是那么高兴的样子,似乎有心事。

    “我能想谁?”季言起白了他一眼:“不懂不要乱说。”

    “那你怎么不跟我们一起嗨啊。”洛子寒看四下无人,一脸八卦地道:“是不是想叶凡为什么没来!”

    “你之前每次生日,他可都不会错过的!”

    虽然带来的礼物大部分被扔了或者给兄弟们都分了。

    “你要实在闲的没事,可以找份题做做。”季言起没好气地道:“或者找个牢坐坐也行。”

    洛子寒:“......”

    叶凡......

    自己怎么会想他,如果可以,自己还巴不得再也见不到他呢!

    正在洛子寒打算反驳回去的时候,包厢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

    季言起立马就起了身过去:

    “你怎么来的?”

    洛子寒走在吃瓜第一线,也立马跟了过去。

    包厢里的灯光并不明亮,但是慵懒的红光打在他的脸上,反而有一种迷蒙的美感。

    洛子寒都要看呆了,不知道为什么想到了美酒配佳人。

    手已经很快地把酒杯递了过去:“来点吗?”

    叶凡轻轻摇了摇头,他手里提着好几个袋子,根本腾不出手。

    “这儿有你什么事!”季言起看着洛子寒殷勤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居然连叶凡也要撩,他还是真是荤素不忌。

    他把脸转向叶凡,又问了一次:“叶凡,你怎么会在这儿?”

    叶凡没接他的话,只是低着头,把手里的袋子放到他面前:“
设置
关闭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大小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