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末世】穿成圣母炮灰后我黑化了

第一章穿书末世

    车窗外冷风卷起树叶发出簌簌的声音,空气中的寒意席卷肌肤的每一寸。似乎有很多人在交流,隐隐约约传入耳朵的对话声如同盘旋的苍蝇惹人烦躁。

    沈知白悠悠睁开了眼,一道微弱的光芒透过车窗上的铁网和玻璃闯入他的视线里,在沉沉的深夜中闪烁,忽明忽暗。

    他看见光芒周围围着一群人正在忙碌着什么。大部分人都穿着军装,偶有几人穿着一身白,表情皆是疲惫与麻木。

    那些人的面孔他看着觉得眼熟,却说不上名字。

    身子软绵绵的使不出一点劲儿,后脑勺不停地传来阵阵细微的刺痛。沈知白耷拉着眼睛扫视自己的周围。

    借助不远处微弱的光芒,他得知自己是在一辆车里。

    一辆被改装的不伦不类的车子里。

    所有的车窗,只要有玻璃的地方都被加装了铁网。仿佛是将车子禁锢在厚重的钢铁之中。

    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沈知白最后的记忆只停留在炽热刺目的火光之中,震耳欲聋的爆裂声穿透他的耳膜。熊熊燃烧的火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吞噬他——

    被对方觉察之后,任务失败,他决定同归于尽,引爆炸弹。

    然而现在他却没死,还在一辆奇怪的车子里。

    他动了动身子,正想起身一探究竟。手指刚触及车门时脑中倏忽一阵尖锐的刺痛袭来,仿佛有无数根小针往他大脑里扎。

    “嗯哼——”

    沈知白捂着脑袋忍不住闷哼出声,莫约过了三分钟,那尖锐的刺痛感才渐渐退散。接着一堆不属于他的记忆涌入脑中。

    就像在播放默片一样,那些陌生的记忆在沈知白眼前快速掠过,直到最后一个片段消失,眼前再次归于无寂。

    那是另外一个,也叫做沈知白的人的记忆。是不属于他的记忆…

    本该在爆炸中死掉的他现在却活的好好的,脑中还多出了其他人的记忆,难不成这就是传说中的——

    重生!?

    来不及细想,身侧的车门就“啪”的一下打开了,沈知白吓了一跳,抬眸看向来人,嘴边的脏话几乎要脱口而出。

    对方背着光,看不清面孔,但是在黑暗中那双熠熠生辉的眸子分外醒目。夹杂着毫不掩饰的寒意与冷漠,直勾勾地盯着沈知白。

    沈知白混迹某道多年,什么样的人物没见过,却被这人看的心底莫名发怵,到嘴边的脏话生生咽了回去。

    “吃饭。”

    那人见沈知白醒了,只抛下这么两个字就转身离开。他的声音低沉磁性,语气却同他的眼神一样冰冷。

    沈知白皱眉,心底攀上不爽的情绪。还从来都没有人敢对他这样说话。

    处境尚未明朗,沈知白自然也不会同对方起冲突,那人看起来就不太好惹。

    提到吃饭他也感到了肚子里的阵阵空虚,他顺从地下车,跟着男人一同到火堆边。那里已经坐着不少人,皆是一身疲态,身上还粘上了不少腥臭的血迹。

    看样子是吃饭时间,但是他们的身边还随身放置枪支,明显是时刻准备战斗。沈知白心中一跳,扫视了周围一圈,不安渐渐在他的心头扩大。

    他到底是来到了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原主给他继承的记忆都是关于实验操作的方法和数据,有关现在的情况只字未提,沈知白简直满头雾水。

    “嗤,还亲自让老大叫你来吃饭,什么排面啊,今天没把你敲死倒是可惜了。”

    两人的到来引起了众人的注意,一个军装少年见到沈知白,毫不避讳地翻了个白眼,语气讽刺。

    沈知白看向他,镜片下幽深的黑眸看不清情绪。他能感觉到眼前这个少年对他敌意很深,甚至比刚刚那个男人对他的敌意还深。

    看来他脑袋上的伤是这个少年动的手。嗯,而且他的态度让他很不爽。

    刚想开口刺几声这个嚣张的少年,却被对方提前截下了。

    “看什么看,你这个麻烦精!有意见是吗!?“少年大胆对上他的视线,眸中厌恶毫不掩饰,咬牙切齿道:”平日里娇气就算了,现在还装起了菩萨,我看就该把你丢在路上喂丧尸!都是因为你,我们今天差点全军覆没,你不要命,大家还要命呢!”

    丧尸?末世!?

    少年越说越气,脸颊涨的通红,瞪着沈知白的凶狠劲是恨不得将他抽筋扒皮。

    “我看你就是脑子有病,这样还能当科学家,你不会是假扮的吧,明明那对夫妇都被丧尸咬了你还吵着要救他们,叫那么大声你是神经病吗!”

    周围的其他人虽然没说话,但是脸上的表情都颇为赞同少年的话,看着沈知白的眼神无一不带着责备与厌恶。

    “结果还引来了一大堆丧尸,我看你就是想故意害死我们!要不是多亏了老大,我们都被你害死了……”

    “姜一!”

    少年还想继续说下去,却被刚刚的男人出声打断了。他似乎很怕这个老大,瞬间噤声,就连
设置
关闭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大小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