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末世】穿成圣母炮灰后我黑化了

第二十章异能 第(1/2)分页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也许是看错了。

他本来也叫沈知白,这么说确实没毛病。

“热?我觉得冷。”

这场雨与先前那一场截然不同,急促、猛烈。

很烫。

由脚底攀上大脑,丝丝缕缕蔓延上四肢。

他可比小混混高级多了,好歹也是有编制的!

“别装了,你瞒不过我。”贺栖说。

他刚刚对他起了杀心。

“沈知白,你发烧了。”

“我怎么就不是了!”

“……”

他忍不住掀开被子,肌肤接触冰冷的空气时,热意明显有所缓解。

“你不是沈知白。”

好奇怪…他为什么会发烧?

话音刚落,那黏腻湿冷的感觉瞬间消散。沈知白将眼珠子往贺栖的方位转了转。

黑暗中阴森凉意攀上沈知白脊背,他听见一道带着寒意的声音:

对于贺栖而言,哪个人格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沈知白脑子里的东西。

况且,现在的沈知白比之前那个有趣多了。

“唔…”

“那你觉得我是什么?”

不愧是男主,这洞察力没得说,沈知白也不打算继续装下去。

不仅如此,就好像沈知白的温度透过皮肤接触传递到他的身上,连贺栖也开始感觉到身体

大晚上这么冷,他这是在做什么。

雨天更是湿冷,现在这温度估摸在十度以下。沈知白不盖被子,反而还说热,有毛病。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贺栖心中有了结果。

“混混。”

“奇怪。”沈知白小声嘟囔,“我觉得好热啊,都出汗了。”

“你这话什么意思,我不是沈知白我还能是谁?”

得,不用想了。

“你完全没有军人的正义感。”

贺栖也觉察到沈知白的异常,他撑起身子,抬手覆上他的额头。

贺栖没有说话,四周陷入了诡异的安静。

沈知白完全失去意识,但是他身体的温度还在不断攀升。

意识渐渐消散,他忍不住攥住贺栖的手,很快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几乎是脱口而出。

“我就问你一件事,实验数据你还记得吗?”

他摊牌了!

屋外响起了稀稀簌簌的声音。原本停的雨,又开始下了。

就是这么现实。

沈知白语带嘲弄,想以此激将贺栖。没想到这使他暴露更快了。

贺栖没睡着,他时刻关注沈知白的举动,感觉到他突然掀开被子,有些不解。

沈知白这个人身上唯一有价值的就是他脑袋里的知识,若是他连这一点价值都失去了,小队就没有继续护着他的必要。

他装的。

这哪里热了,明明很冷。

可雨水怎么会是黑色的。

混个锤子!

他抬手抹去额角汗水,视线遥遥投向窗外。今晚月亮又大又圆,通过皎洁的月光,他看到黑色雨滴落下。

沈知白的额角沁出汗水,想到还在盖被子的贺栖忍不住问道。

“记得。”

贺栖接着问:“原来的沈知白呢?”

“不,你不是。”贺栖一眼识破他。

沈知白迷迷糊糊应着,身体里的热浪几乎要将他吞噬。

沈知白听着雨滴砸在屋檐,砸在窗边,砸在地上的声音,身体渐渐燃起一股燥热。

“你到底是谁?”贺栖的声音带上冷意。

“我是一名军人,沈知白的第二个人格。”

“我是沈知白!”他说:“只不过我是另一个沈知白。”

“难不成有人把我掉包了?”

虽然他和沈知白相处的时间并不长,但多少也了解对方的性格如何,身边这个人绝对不是沈知白。

体内的血液仿佛被高温燃烧,冒着滚烫的热气,大脑晕乎乎的,完全没办法继续思考。

“贺栖,你不觉得热吗?”

“受不了末世的刺激,人格分裂让我来接盘。”

设置
关闭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大小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